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仲的博客

一叶扁舟轻帆卷,暂泊楚江南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同窗老冯  

2016-07-28 19:23:04|  分类: 如烟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老冯就是冯玉琢,也是我大学的同窗和室友,他睡在我的上铺,压迫了我四年。我现在见到他还有些战战兢兢,立马谨言慎行,生怕哪句话没说好,哪件事没办对,让他抓到,又得挨他一顿训。 老冯有点霸气,连我都有点怕他。
       老冯也有非凡的领导力,办事果断明快,从不拖泥带水。我们大家一件事思来想去,迟疑不决的时候,他马上就定夺,就这么办,手一挥,很有领袖的气魄。我特别喜欢和这样的人在一起,省心。我这个人就不担事,遇到事前思后想,还想不明白,有个人替你挡在前面,多好!所以我死心塌地跟在老冯的后面。
        老冯待人真诚,热情,讲义气。去年我回国,他一直关注我的行程,我到了北京,他告诉我,他要去北京出差,然后一道和我回抚顺。我订好了回抚顺的动车票,他又告诉我,他是出差了,不过不是去北京,而是去了黑龙江,整个一个南辕北辙。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这我理解,还好我本来也没指望他来接我。第二天,我和老伴乘D17从北京去沈阳,快到沈阳了,接到他的电话,他和何方在沈阳站等着我呢。到了沈阳北站,我一下车,他就在站台上。昨天还在黑龙江,今天就到沈阳来接我,我也没问他是怎么回来的,反正他没食言,我的箱子有人扛了,这就行了。
       老冯不是对我一个人这样关心,他对所有的人都这样,所以大家都觉得他这样做是应该的,不这样做就不是老冯了。我们班在外地的同学,只要回抚顺,一定先和老冯联系,由老冯招待,安排行程。他就像个大管家,任劳任怨,又是个领
导,事无具细,他都参与。
       他这种讲义气,为人豪爽的性格是天生的。记得在学校的时候,有一次我们全班同学跑到他家聚会,把他家弄得像梁山泊聚义厅似的。
      老冯的热心,肯为大家办事,得到了酬劳,老冯提干了!当了我们班的生活委员,这给他提供了更好为我们服务的机会。

下图和美女谈笑风生的就是老冯
老冯其人 - 老仲 - 老仲的博客
 
      老冯这半辈子,虽然春风得意的时光多,可也有走麦城的时候。
      老冯中学毕业没下乡,直接到工厂当了工人,在那个年头,这是非常让人羡慕嫉妒恨的。上大学时带着工资念书,也不多见,我们班很多比他年龄大得多的同学,很少有带工资的。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抚顺有机玻璃厂,一个国营企业。没有几年,他就当上了副厂长,虽然说不上少年得志,可对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,也算是飞黄腾达的开始。
       可是好日子很快就要过去了。老厂长退休了,市委空降一个新厂长。新厂长不懂技术,不懂业务,不懂经营,还要自树权威,就得瞎指挥。老冯就看他不起。看不起你装在心里也没什么,可老冯的性格决定了他把看不起挂在脸上。老冯在厂里本来干得风生水起,底下人一呼百应,老冯看不起新厂长,中层干部也就看不起新厂长,新厂长就成了孤家寡人。
       这对老冯可不是什么好事。凡事都不能图一时痛快,不计后果。当时我不知道老冯的情况,如果我知道,我一定劝老冯,是龙你盘着,是虎你卧着,别人怎么样和你没关系,你当好你的副厂长就行了。
       水深火热中的新厂长多次给市里打报告,说副手不配合,没法开展工作。
       新厂长这么做也没错,老冯有点欺负人,要是我,我也这么做。市委组织部派人来调查,厂长通知老冯第二天要开会,老冯根本没当回事,第二天老冯带几个中层干部出去办事,没在厂里,正好给厂长一个大好机会。厂长向组织部诉苦,你们要来,我通知他开会,他都不来。组织部当然很生气,从来也没遇到过这么狂妄的人,连市委组织部的人都不尿。回去一个部务会议,罢了老冯的官。从此,老冯在体制内的前程就算彻底的断送了。不但如此,几个中层干部也跟老冯受到了牵连,老冯这次输得可不轻。
       老冯毕竟是老冯,今天输了,明天就可以东山再起。
       我们母校的一位领导,也是当年我们的班主任,未雨绸缪,想退休以后成立一个工程监理公司,成立监理公司得有具有监理资格的技术人员,就组织一帮人参加监理资格证书的考试,老冯用最短的时间取得了监理资格证书,可是 其他人的通过遥遥无期,我们老师的办公司的中国梦最终也没能实现。可是工程监理却让老冯闯出了一片新天地。
       老冯应聘到一家私营监理公司做工程监理,他一到任就一路夺关斩将,为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。老板从没见过这样的优秀人才,不但技术过硬,更重要的是懂经营,会管理,外交公关,桌上谈判样样都行。老板就是高瞻远瞩,马上让自己的儿子跟他学习。几年后老板的儿子就成才了,接了他爸爸的班,当了老板。私营企业的老板就是土皇上,老冯是老板的师傅,所以,我和老冯开玩笑,称他“帝师”。
       老冯当了“帝师”,在公司里的地位当然就不同凡响了。去年我在国内住的地方离老冯公司不远,我就经常到他那里坐坐,闲聊或者蹭蹭wi-fi。每次老冯都能专心陪我,有时他还开车带我出去转转,看看城市的新面貌。为了写我博客里的《物也不是,今也非》那篇文章,他开车带我走遍我所有曾经学习和工作过的地方。
老冯已经年过六十,可是还没有退休的意思,还兴致勃勃地挂了个工会主席的衔,可能是他在体制内的官没当够,现在跑到私营企业要过足当官的瘾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