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仲的博客

一叶扁舟轻帆卷,暂泊楚江南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相聚是首歌  

2015-10-08 03:16:29|  分类: 如烟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五个月的探亲之旅结束了,9月27日我们回到温莎自己的家,可是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下来,刚从觥筹交错畅谈友情的环境一下子回到静静的家,反差太大,恍惚有隔世之感。回国的这些日子里,我们见了那么多的亲朋好友,同事,同学,一次次见面,一次次畅谈,把手言欢,扼腕叹息,每一天都感受到充实和快乐,真诚和温暖。
       这段时间有许多值得记录的东西,亲朋好友,同事同学每次见面都让我们深切体会到相聚是一首歌,是一首友谊之歌,亲情之歌,感慨之歌。
       比较而言,我们高中同学聚会最多,一方面是因为高中同学大部分还都在本市,更重要的是特殊的人生经历让我们的感情更深。我们是1963年升入高中的,毕业之际赶上了文化大革命,到1968年上山下乡我们在学校就已同窗5年,到农村我们又同在一个村子至少3年,所以,高中同学至少在一起共同生活,学习,劳动了8年,有的甚至10多年。共同的命运,坎坷的经历都让我们有说不完的话题,有道不尽的深情厚谊。我和老伴高中是一个班的同学,我们有共同的同学和朋友。
相聚是首歌 - 老仲 - 老仲的博客
 聚会合影

再见,已经过了48年
         我算了一下,这次回国见了30名高中的本班同学,大部分是本市的,我没奢望见到外地同学,可是还是有奇迹发生了,外地的四名同学组团回到自己的家乡,这让我非常非常感动。最远的是来自甘肃的宋强,宋强不但是我高中的同学,而且也是我小学的同学,我们俩认识已经快60年了。我们最后分别的时间是1967年,他父母去甘肃支援三线建设,他也跟了去,从此我们就分隔两地,直到这次相见已经48年了。能见到48年不见的同学,心里能不高兴吗?能不激动吗?
相聚是首歌 - 老仲 - 老仲的博客
 宋强和我们夫妇
相聚是首歌 - 老仲 - 老仲的博客
 唐明,宋强和我,我们仨既是高中的同学,也是小学的同学

         学生时代的宋强高高的,瘦瘦的,脸上总是挂着腻腻的笑,现在仍然是高高的,瘦瘦的,脸上挂着腻腻的笑,只是背有些弯了。他喜欢打篮球,中学时就是国家二级篮球裁判了。我们虽然分别了48年,可是再见时没有丝毫的陌生感,时间缺失了,我们还像48年前那样无拘无束,彼此开着玩笑,互相揭发当年对方的臭事。晚上,我们,还有天津回来的吴依祥,阜新回来的杨占一以及其他几个男同学在小饭店里喝着啤酒,吃着烤串,继续高谈阔论,说不完的话题,唠不完的嗑。大连回来的艾静莲就不能参加了,因为她是一个文文静静的女生,不是女汉子。

 四队的汉子们

相聚是首歌 - 老仲 - 老仲的博客
最右边的就是女汉子
        这张照片里的七个人是我们四队的七条汉子,六条男汉子,一条女汉子。1968年9月我们下乡,到北镇县青堆子公社东砖台大队当农民去了,我和其他六个男同学分到了条件较差的四队,我们吃在一个锅里,睡在一铺炕上,后来一个人死了,没能回城,六个没死的活着回到城里的都在这张照片里。这张照片里唯一的女生值得多说几句,她不是我们班的同学,可是她在我们班里却有着别人不能替代的特殊地位。她叫陈淑英,是抚顺20中学的老初一的学生,比我们小五岁,她们下乡比我们晚几个月,她和几个女生也分到了四队,所以,我们就在一个锅里吃饭了。陈淑英非常能干,虽然才17岁,可是做饭,挑水,干农活比我们这些男生都强。在漫长的农村生活中,她和我们班的唐明建立起感情,回城后结了婚。唐明不但是我高中的同学,而且也是我小学的同学和朋友,我们俩的友谊到现在已经60多年了。他们俩婚后相濡以沫,其乐融融。陈淑英性格爽快,做派干练,风风火火,敢说敢为,是一个十足的女汉子。她是我们班的媳妇,自然成为我们班的重要成员。
        陈淑英学历不高,下乡时是老初一,就是说比小学高不了多少,可是她是一个很有才气的人。相聚几次她都用诗歌来表达自己的感情,非常生动,非常接地气。我手里有几首她的诗,我抄在这里:
        迎客词
此时荷花不该有,遍地池塘处处开。谁知花儿知人意,今有贵客到此来。
        送别
寒舍小聚,友情重叙。酒足饭饱,各奔东西。恋恋不舍,哪有不散的宴席?
        再聚首
三年五载,再回故里。同学相见,亲如兄弟。莺歌燕舞,窃窃私语。
互相叮咛,保重身体。老有所乐,百岁不已。光阴荏苒,生活继续。
       她可能从来没有读过曹操的诗,但她的诗却有短歌行的味道。我夸她的诗,不是瞎夸,是出自真心的夸。
       因为我没事也喜欢写写东西,我们两人互相鼓励,互相吹捧,成为文字上的知己。这次见面就发生了一条花絮,平时她对我们班的男同学一般都称为哥,为了表示我的特殊地位,称我亲哥,我叫她亲妹子,亲哥和亲妹子,这完全超越了我和她老公唐明的关系。

热泪洒京华
        归程一天天临近,9月23日晚我们踏上了去北京的K96次列车,24日中午抵达北京站,一出站台,就看到刚刚分别几天的同学们又来迎接我们,他们有的是正在北京办事或旅游,有的是从家里专门到北京最后送我们一程。同学们的深情厚谊让我们感动无限,什么话都不用说了,此时说什么都是苍白的,同学的友谊和感情可昭日月,可动山河,可歌可泣。
相聚是首歌 - 老仲 - 老仲的博客
 在饭店合影

       到了饭店,杨占一调侃地对我说,这顿饭不是为了你,是为了送李洪兰,我们是二队的,我们在一个锅里吃过几年饭。你是借光,别人也是借光。我明白他是有意减轻我在情感上的负重,当然,他说的也是实话,他,吴依祥,王丽和我老伴下乡时都在二队,我在四队,闫德贤是三队,宋强没有下乡。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同桌的还有我们下乡时二队老乡的后代,时光让当年黄土地上的农民孩子在京城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。这顿饭吃的什么已经不重要了,情感的升华让我们更加感到同学感情的纯真和伟大。
相聚是首歌 - 老仲 - 老仲的博客
 二队的部分成员
        饭后,大家和我们一起到我们预定的酒店,为了让我们多休息,大家同我们告别,相逢就有告别,尽管依依不舍,这是我们这次回国和同学们的最后分手。
        26日是我们返回加拿大的日子,为了怕堵车,我们和来送我们的弟弟,侄女早早就登上了开往机场的大巴,当车要启动时,我偶然一扭头,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车下向我招手,太突然了,太没思想准备了,我一愣神,还没来得及和他打招呼,更没来得及喊老伴过来,车已经开了。车下的人是德贤,他住在通州,为了送我们,他得起更大的早从通州赶到北京站。
       飞机在万米高空飞行,我望着舷窗外的白云和下面的大地,心里默念着李白的诗句: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

相聚是首歌 - 老仲 - 老仲的博客
 这是又一次聚会
相聚是首歌 - 老仲 - 老仲的博客
 
  刚录了一首李白的诗,送给我的同学们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7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