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仲的博客

一叶扁舟轻帆卷,暂泊楚江南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打官司  

2015-01-29 11:50:44|  分类: 如烟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这辈子我就打过一场官司,不是为自己,是为学校。官司打赢了,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
       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改革大潮汹涌澎湃,发财致富深入人心。大家都在做着发财梦,当时有两个段子,十亿人民九亿商,还有一亿待开张;掉下一块砖,砸倒十个人,九个是总经理,还有一个是副总经理。生动地描述了当年为了钱而躁动不安的社会现象。没当上经理的人也没闲着,找关系,搞批件,忙着“对缝”,对缝这个词是怎么来的,我不清楚,那意思就是利用各种关系,空手套白狼发大财。整个社会从来没有如此的浮躁。我说的这场官司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。
       一天市教育学院的党委书记崔景昇来到我们学校,和校长老郭(不是那个倒霉的老郭,是他的前任)关起门来密谈了半天。他一走,老郭就通知开班子会,通报崔书记来的目的。原来教育学院有人通过不知道几层关系,和俄罗斯的商人联系上了,弄到一批铝材,这批铝材已经在海参崴装船了。教育学院想从中分一杯羹,但是天上不掉馅饼,要想喝汤也要先投资。教育学院的资金不足,想拉我们一起干,有钱大家挣,有了好事互相想着,这才是好兄弟。班子会开了很长时间,大家拿不定主意,既怕上当受骗,也怕错失良机。最后想了个折中的办法,我们不投资,这样不担风险;把钱借给他们,多要点利息,反正他们挣了大钱,也不在乎这仨瓜俩枣的。会议还没结束,崔书记就来电话催问结果,郭校长把我们的意见一说,他立马同意。
       接下来的事就都是我的了,因为我那时候兼着校长助理的职务,像这种杂事自然就得我去办。我先按照会议精神起草了一份借款合同,然后去财务处开了张16万元的支票,叫了车直奔教育学院。
       崔书记正在办公室等我,他仔细看了借款合同,没有提出异议,立即让人 把合同拿去盖公章。这时他拿出一摞文件让我看,俄文,我一句也看不懂。他说这是货物装船的文件,很多表格,数字,看着倒满像那么回事。合同拿回来,我看了一下,盖的是抚顺市教育学院的公章,崔书记又在经办人的位置盖了自己的私章。我完成了任务就打道回府去交差。
       半个月过去了,到了还款的日子,不见动静。又过了几天还是不见动静。打电话催,对方说还得等一等。我们已经觉得事情有点不妙,但也没有办法,只好再等等,希望事情能有个好结果。可是几个月过去了,还是没有转机,从此我就开始了我的讨债之路。光用电话不行了,我就常去看看。崔书记经常不在自己的书记室,而是在学院后院的一处平房,屋外挂着一个什么公司的牌子,名称我不记得了。屋里几个人都愁眉苦脸的,崔书记告诉我,他们被人骗了,现在正在交涉。怎么被骗的也不说,只让我回去和班子好好说说他们的苦衷,有了钱一定尽快还。后来再去找不到书记,我就去找其他领导,这钱毕竟是你们学院借的,不是崔景昇个人借的。没想到,所有的人都躲着我,实在躲不开就说这是崔书记自己领着底下人办的,别人都不清楚。
       现在没有别的办法,想要回钱只有打官司了。班子成员都同意,这钱必须得要回来,兄弟情就顾不得了。
       这件事算是粘到我身上了。我起草起诉书,去新抚区法院起诉。
       到了开庭那天,正是寒冬腊月的天气,那几天出奇的冷。崔书记居然是自己一个人步行来的,冒着严寒,穿过长长的浑河大桥,帽子上浮着一层厚厚的白霜。一米八几的大个子,佝偻着腰,完全没有了往昔的风采,叫人看着心酸。
       遥想当年,崔景昇在抚顺教育界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,他和我们的郭校长都是教育界的元老,解放初就在市教育局工作。文化大革命时他是抚顺第二高中的书记,我是第一高中的学生,虽然我没见过他,他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,而且全抚顺市的人没有不知道的。文化大革命一开始,老崔就被揪出来了,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。二高中的同学在革命中比我们一高中同学有魄力,有创意,他们把打倒走资派崔景昇的大字写在过往的列车上,崔景昇的名字从此就穿山越岭,奔驰在祖国的大地上,细心的人或许就牢牢地记住了这个名字。
      新抚区法院当时是借的办公楼,办公室很窄逼,我和崔书记坐在赵法官的对面。赵法官说,你们俩谈谈,看能不能调解。我们俩都同意,我先表态,我说,崔书记,我是您的学生辈,按理我们不该在这里相见。但是你也知道,我们实在没有别的办法,不起诉没法和全校教职工交待,希望您能理解。今天最好我们能有个结果。崔书记在关键时刻仍然不失大将风度,他爽快地说,钱,我们还。但是还得给我点时间。我问多长时间?他说一个月。我问一个月连本带息一起还吗?他犹豫一下说,利息还得一个月。崔书记虽然在我这个晚辈面前努力保持着风度,但实际上方寸已乱,他事先也并没有想好怎样应付这场避免不了的官司。本来我事先已经想好,只要他提出免除利息的要求,我就答应,我们毕竟是兄弟学校,他们遇到的困难我们也不能不考虑,可是他没有提出。崔景昇为了学校的事,最后就把自己一个人逼到了困境,别人都轻飘飘地躲开了,他连个能商量的人都没有,也真叫人心寒。
       赵法官看到我们已经谈好,就强调一句,虽然这是你们自己调解的,但这个结果同样具有法律效力。
       从法院出来,我把崔书记请上我的车,把他送回学校。在车上看着这个曾经风光的老人,心里感到一阵阵的凄凉,这些事本来不该发生,都是钱闹的,钱真不是个东西。
       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,还是没有动静,老崔没钱,也没办法。我去找其他领导,他们仍然推三躲四,好像这件事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。我很生气。
       我想办法查到教育学院的账户里有一大笔钱,立即找到法官要求执行。当时好像也没有执行庭,办案法官开了介绍信就和我去了工商行河北办事处,很快就办完了手续,16万已经进入我们学校的账户。我的任务基本完成了。
      第二天,教育学院的其他主要领导都来了,钱被转走了,他们才知道着急。这笔钱是市教育局拨下来的款子,是全市中学的一个大型活动的经费,教育学院的领导以为这笔钱是不能动的,所以事先毫不在意。现在急了,可是钱是回不来了。亡羊补牢,也还是有收获的,在他们的恳求下,郭校长答应利息不要了。
       我打赢了官司,可我高兴不起来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5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