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仲的博客

一叶扁舟轻帆卷,暂泊楚江南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房子我的家(3)放飞煮熟的鸭子  

2014-02-07 08:39:47|  分类: 如烟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1974年春的一天 传来了喜讯,市教育局把一幢教学楼改造成了住宅楼,并且分给我们学校3套房子。这是一幢50年代末的建筑,是一座危楼,作为教学楼用,说不定哪天天花板掉下来砸了学生  。改成住宅楼虽然还是危楼,不过大家听了这个消息还是欢天喜地。
       一天领导通知所有申请要房的人开会,会议室里黑压压坐满了人。从来没分过房子,从上到下谁都不知道这个房子应该怎么分。那时候还是工宣队掌权,工宣队副队长孙大胡子主持会议,他很坦诚,说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房应该怎么分,大家一起研究,大家说了算,一定要分得合理,公平,公开。
       大家七嘴八舌,两套两室的房子很快就有了定论。剩下一套一室的反倒冷了场,因为这套房肯定要分给年轻人,年轻人很多,都是婚后无房,大家都想要,又不好意思说该给自己,大家就僵住了。孙大胡子动员大家都表表态。这时候车军老师说话了。车老师和我都是数学科的,她又是我高中的老师,虽然没教过我,可是我们俩的既是师生又是同事的名分是有的。车老师和她爱人都是五七战士,从农村回来按政策是要给房子的。她高调表态说,这次房子少,要的人又多,我就不要了!好不容易有人说话了,孙大胡子马上问,你觉得这个房子该给谁?车老师回答,我觉得这个房子应该给小仲。小仲婚后无房,住在老丈人家,挺不容易的。这样我就得到了极其珍贵的第一张票!大胡子问大家,有没有不同意见?——没有?好!这个房子就是小仲的了。
       事情来的太突然,我本来是去打酱油的,做梦也没想过房子能落在我头上。幸福就这样降临了,我有点懵。我使劲静了静心,看看手里的钥匙,知道这是真的。
       我回办公室拎了把笤帚准备去看看房子并且打扫一下。这幢楼离我们学校有几百米的距离,坐落在一片稻田里。房子真不怎么样,又这样偏僻,我在想,把家安在这里,媳妇怎么带孩子去上班呢?
       快下班了,我回学校,在大门口遇到了孙大胡子。他是专门等我的,见到我他满脸堆笑地说,小仲,有个事儿要和你商量一下。这次分房子咱们没经验,也不知道该怎么分。刚才散会后有一些同志有意见,我们想重新研究一下,你有意见没有?我毫不犹豫地说:没意见!分房子是大事儿,还是慎重点好。分到的高兴,分不到的也别不高兴。我马上把钥匙还给他,这可能太出他意外了,他也像我似的感到幸福降临得太突然。
       重新分房当然就不会有我的事儿了。煮熟的鸭子让我放飞了。
       校党委为了以后分房不再这样麻烦,做出一个决议,要房的人按条件打了分,排了号,下次再有房按号分配。
      我排第六号,我等待第六套房子。
    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9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