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仲的博客

一叶扁舟轻帆卷,暂泊楚江南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纬42度  

2012-06-06 21:03:28|  分类: 如烟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我与北纬42度有缘。
       我在东半球北纬42度的一个城市生活了五十多年,现在我又定居在西半球北纬42度的一个小城镇。两地相距1万多公里,时差12小时。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我可能要终老在这里。
       我出生在长春市,但在我很小的时候就随父母迁到了北纬42度的抚顺市,据我分析那时我一周岁左右。我出生在1946年7月,这一年离开长春不大可能,因为我太小,经不起折腾。而1948年又大战临近,往外跑恐怕也困难,所以,我们家很可能是在1947年我一岁的时候离开长春的。在父母活着的时候我忘了问,当时为什么从长春出来?现在看来这是我父母做出的一个最正确,最英明,最伟大的决定,怎么评价其历史意义都不过分。因为后来的长春之战是异常惨烈的,城里竟到了人相食的地步,显然,以我当时的生存能力是很难躲过那一劫的。
       抚顺是一个工业重镇,煤炭工业就不说了,当年号称煤都。其他石油,冶金,电力工业都很发达。解放后,由于他在共和国工业发展中所占的重要地位,一度成为直辖市。
       城市随矿山而建,形成了狭长的城市格局。好在市内有一条河蜿蜒其中,给城市增色不少。
       我小的时候就临河而居,当年的河水十分清澈,一到夏天,我常常跟着邻居去河里打鱼,那种捕鱼的办法,我后来再也没有见过。捕鱼的工具是一根木杆,上面拴一根很粗的铁丝。汛期没到的时候,河水很浅,刚过脚踝,成群的鱼在浅浅的清澈透明的河水里就像《小石潭记》描述的,“俶尔远逝,往来翕忽”,在阳光下,鱼的身上泛着七彩的光,非常漂亮。后来我看《岳阳楼记》,每读到“沙鸥翔集,锦鳞游泳”,我的脑海里就会出现这个画面。邻居看准一群鱼,就让我们这些小孩到下游去等着,然后他就挥舞起武器,一顿乱打,顿时,白花花的一片鱼就浮到水面上,有的被打死了,有的被震晕了,也有的被吓晕了。我们的任务就是在下游捡鱼。这种捕鱼的方法看起来有点残忍,其实不然,与其把鱼钓上来让它慢慢死去,倒不如一击而毙来得痛快。这是矿工的风格。
       我家住在一个大杂院,十几户人家大部分是矿工或与矿山有关系的工人。矿工大都很豪爽,又能豪饮,这可能和他们的工作有关,井下的环境非常恶劣,不见天日既艰苦又危险。我家对门的邻居老齐,每天上班前到附近的小铺买一碗酒,靠着柜台一口一口地喝,他的下酒菜非常简单,就是兜里带的两个干辣椒或者一块姜。发工资那天他会用能装三斤酒的大瓶子买一瓶,回家就喝,喝完就睡,什么时候醒什么时候算。这些工人虽然都没有文化,但是邻里关系都非常和睦,一家有事大家帮忙,有了矛盾大家吵一架骂一架,转身了事,难有记恨在心的。当然这样的邻里关系也就没有了隐私,谁家来了客人,谁家买了什么东西,谁家晚上吃的什么饭,全院都知道,没有秘密可言。
       那时候家家都很穷,但对付穷是大人的事,和我们孩子没有 关系。孩子们是快乐的,没有补习班,没有特长班,放了学,主要任务就是玩。那时候没有买玩具的奢求,所有的玩具几乎都是自己做的,做玩具锻炼了我的动手能力,使我终生受益。男孩子的玩具主要是木头枪,弹弓,玻璃球,烟盒折的三角等,冬天还有冰车冰滑子(类似简易冰刀),陀螺。女孩子玩布口袋,跳绳。如果有了几分钱,就会去书铺看小人书,那是我们唯一的课外读物,也给我们带来无限的乐趣和神往。
       我们住的离浑河很近,大人什么都允许就是不允许我们下河游泳,这是一条死令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一旦违背往往都是打得鬼哭狼嚎。矿工们教育孩子的方法是不大讲理的,基本都是棍棒伺候。这一点我的父母是相当开明的,我们兄弟姐妹六人,在记忆中我们没有谁挨过打。检查下没下河的方法也很简单,妈妈在后背用指甲轻轻一划就知道了。我小时候胆小,既怕死也怕打,所以没去游过泳,直到上中学才有机会到游泳池去过几次,所以我的游泳水平很低,如果现在遇到溺水者,我是不大敢见义勇为的。
       河对岸是山,山上有日本军队遗留的水泥碉堡和工事。我们常常去玩,一群男孩子,腰里别着用墨水染过,又用石墨打磨过的闪闪泛着金属光泽的木头枪,站在真正的战壕里,还真有点威风凛凛的意思。
       为了防洪水,河岸筑有大堤。附近有一家很大的粉房,加工出的大量粉丝要晾晒,大堤就是晾晒的最好地方。大堤上建了一排排架子,很长很长,天好的时候,挂满刚加工出的粉丝。这对我们诱惑力太大了。一群孩子分成两拨,一拨虚张声势吸引看粉人的注意,一旦有机会,另一拨人就冲上去一顿狂扫,速战速决。然后找个地方大家在一起享用。粉丝,无盐无酱一点味道也没有,可是大家仍然吃得很香。
       这种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,大约持续到小学四五年级,大了点,也懂事了就不这样疯玩了。
       在北纬42度的这座城市里,小时候的我过得是快乐的。
       别人对北纬42度的抚顺也许没有太好的印象,因为早期工业给她带来太多的污染,后期的贫穷让她显得破烂。可是她对我是亲切的,这里有我温暖的家,她给我带来无尽的回忆。我在这里接受了从小学到大学的完整教育,我在这里娶妻生子,我在这里工作,说得冠冕堂皇一点,我把我一生的光和热都撒在了这块土地上。
       我曾经离开北纬42度整整三年,当了三年的农民,那是一段特殊的历程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9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